首页  学院概况  机构设置  师资队伍  党建工会  学生专栏  对外交流与合作  学院快讯  资料下载  辽大故事 
辽大故事
 辽大故事 
辽大故事
当前位置: 首页>>辽大故事>>辽大故事>>正文
 
那些飘雪的日子——回忆恩师朱世昌教授
2018-09-12  

   1962年入辽宁大学外语系学习英语。我的启蒙老师是朱世昌老师。朱老师个子比较高,瘦瘦的。虽然当时还不到四十岁,但却有些秃顶。

   那时外语系招的是小班,入学只有二十人。我们班有三分之二的学生高中学的是俄语,这就给发音和拼写造成了极大的障碍。朱老师领我们一遍一遍进行语音练习,我们还是怪腔怪调达不到标准。朱老师看在眼里急在心头,于是他利用星期天休息的时间,在教工宿舍里给我们个别辅导。当时只有一种体积很大的录音机,我抱起来都很是费力,朱老师从教学楼拿到宿舍,为我们录音,再改正。为了让我们这些贪玩的学生跟上教学进度。朱老师还买了一些糖果,我们去跟他补课,他给我们糖果吃。在那什么东西都要票证的困难时期,糖果对我这个穷学生来说,简直是一种奢侈。一种感恩的思想激励着我们,加倍努力是我们唯一的选择。那时,每天早晨,在外语楼对面的树林里,都会听到我们在那里啊啊依依哎哎练习发音的声音。朱老师的认真,为我们的外语学习打下了坚实的基础。

   朱老师是英语诗歌的专家。他讲课韵味十足,兴致所致,手舞足蹈,引人入胜。在我们毕业离开学校50年的时候,我们还会牢记朱老师上课的情景。

   Twinkle twinkle little star

   How I wonder what you are

   Up above world so high

   Like diamonds in the sky

   随着读这首小诗的节奏,我们全身跟着摇晃。大家沉浸在听朱老师上课时的幸福的回忆中。

   朱老师家住在东工院里。(现在东北大学)在南湖附近。是沈阳的南边。(那时还没有开发浑南)。辽大在沈阳的北侧。他每天大约要骑一个小时的自行车来上课。记得那一年的冬天,下了很大的雪,朱老师顶着风雪来给我们上课。当他转过身在黑板上写字时,我们发现他的耳朵后面起了一个鸡蛋大的黄色的水泡。下课了,我们都围上去问是怎么回事,他却毫不在意的说可能是冻的。我们都要他马上去医院,他还是把一上午的课上完了才离开课堂。第二天,朱老师戴一顶大皮帽子来到了课堂。因为耳朵后面绷着纱布,帽子就只好歪戴在头上,样子有点滑稽。大家都笑了。朱老师也和大家开心的笑。在师生愉快的气氛中,新的一课又开始了。

   在我们毕业四十年聚会时,我去请朱老师。他那时已经退休了,但还没有离岗。我见到他时,他正在批阅研究生的论文。他仍然是从前那样不修边幅。我发现他的衬衫长的部分折起来,是用大头针别起来的。这天他跟我们一块去了棋盘山,一起野餐,晚上我们请他讲话,他讲了很多。他要我们虽然退休了,但一定要与时俱进。很晚了,我送他回家。临别时,他紧紧握着我的手嘱咐我下楼注意安全。谁知道这却成了我们的永别。后来我听辽大的朋友告诉我,聚会后不久,朱老师突发心梗,离开了我们。

   人年龄大了,总爱回忆过去。毕业五十年了,朱老师的音容笑貌不时地会浮现在我的眼前。每到冬天,那些飘雪的日子,朱老师耳后那鸡蛋大的黄色的水泡就会出现在我的眼前。一个高大的我的老师的形象耸立在我的心中,永远,永远!

 

 

姓名:姜英杰  

年级:1962

专业:英语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 

打印    收藏
上一条:辽大民兵 勇做先锋
已是尾条
关闭窗口

彩39  地址:沈阳市沈北新区道义南大街58号
电话:024-62602335  邮编:110136